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长江 > 人文风俗

梅雨时节的民俗

   居住在长江中下游的人们,往往有这样的体验:晴雨多变的春天一过,初夏随着而来,但不久,天空又会云层密布,阴雨连绵,有时还会夹带着一阵阵暴雨。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梅雨”来临了。
    梅雨是指每年6月中旬到7月上、中旬初夏,中国长江中下游指宜昌以东的北纬28~34度范围内或称江淮流域,至日本南部这狭长区域内出现的一段连阴雨天气。每当这个时节,长江中下游的百姓,有着不同的风俗习惯,来度过这段阴雨绵绵的日子。
    无锡人春申涧“游大水”
    春申涧,又名黄公涧,是无锡惠山天下第二泉以南的一条山涧,相传因战国四公子之一的楚相春申君黄歇在此饮马而得名。六月黄梅天,无锡民间有梅雨季节“到黄公涧游大水”的风俗。
    唐代,以《枫桥夜泊》诗而闻名的诗人张继,过无锡时曾于此赋诗:“春申祠宇空山里,古柏阴阴石泉水。日暮江南无主人,弥令过客思公子。萧条寒景旁山村,寂寞谁知楚相尊。当时珠履三千客,赵使怀惭不敢言。”涧之中流,横有略呈矩形的天然巨石,长1.95米,宽1.5米,高1.07米,上镌擘窠楷书“卧云”,落款二泉山人,系明正德时南京祀部尚书邵宝所书。一千多年来,春申涧一直是惠山经典的观瀑游览场所。江南延绵不绝的雨季里,老老少少趟着飞湍而下的溪水,沿着两峰夹峙的山涧溯流而上,直到这如雷般轰鸣地山池畔,观览震耳发聩地春申飞瀑。
    每到黄梅天,“黄公涧里游大水”是许多老无锡的口头禅。这里说的黄公涧就是春申涧。在2300多年前,无锡地区是楚国宰相春申君黄歇的封地,因黄歇曾在此山涧放马饮水而得名。春申涧素为无锡游山观瀑的大景观,明末无锡学者王永积曾有生动的描写:“每当山雨欲来或秋水时注,急流湍飞,自峻岭争道而下。愚公谷前至山门,顷刻平地水深四、五尺……愈上愈奇,水如奔马,声如轰雷,人如飞,山如星海,楼台烟树,如生洪涛中。”现在虽然没有王永积描写的那样的大水,但连续几天的雨水,使河里的水位涨了不少,也使惠山上的黄公涧出现了平时少见的大水,就是小瀑布。春申涧是飞瀑直泻,水声轰鸣,穿着凉鞋行进在石阶上,汩汩而下的流水从脚趾缝间淌过,那份清凉和惬意美不胜收。
    老扬州扦插花卉忙
    扬州人的梅雨概念很特别,分莳天和梅天。当地俗话说,莳天不雨,梅天不霉。也就是说,莳天不下雨,梅天就不会发霉。什么时候东西发霉呢?等到刚出梅,交小伏的时候,东西容易长霉。所以扬州人一定要晒伏,所谓的“六月六,晒红绿”。
    扬州老百姓为了适应梅雨气候,条件好的人家,房子讲究六面板:上有天花,下有地板,四周有木板。这样的房子冬暖夏凉,隔热隔潮。以前的房子都有前后几进,这些房间的门平时是不开的。但是到了梅雨季节,湿热得厉害了,家里的老太爷都热得受不了了,这时候会把前后几进的门全部打开,这样形成穿堂风,带来凉快。
    在扬州还流传着一句老话:梅雨催人老。表达的是梅雨季节,容易食欲不振。这时候,扬州人会吃较多的生姜来开胃排湿。生姜有的腌成小菜。不要以为小菜不登大雅之堂。乾隆皇帝来扬州,就上了二十道小菜,有佛手姜萝卜头、乳黄瓜等等。也可以切成丝,搭配着其他菜吃。其丝细可穿针。此外,梅雨季节扬州人吃狮子头热情不减。狮子头讲究肥瘦搭配。此时恰恰要吃七成肥肉三成瘦肉的狮子头。冬天则是六成肥四成瘦,春秋两季则是各五成。
    扬州人有种花的传统,“十里栽花算种田”。在扬州,老百姓习惯把端午、梅雨期间开的花叫成端午花、梅雨花。每年一到梅雨季节,爱花的扬州百姓就忙着扦插,因为梅雨季节扦插,几乎百分百成活。而且梅雨季节,花草长得特别旺盛,老天帮忙。尤其雨后,花草格外娇艳,吸引了很多邻居、朋友。
    梅雨如膏烹茶宜品
    “闲梦江南梅熟时,夜船吹笛玉潇潇,人语驿边桥”。皇甫松的《梦江南》似乎给人一种无垠的联想:一阙又一腕的连绵梅雨,将江南幻化出一派湿漉漉的朦胧状态,那滴滴嗒嗒、淅淅沥沥的梅雨又如梦如幻、如歌如吟, 竞造就了江南人多愁善感和柔情含蓄的性格;而“江南地暖、故独宜茶”,又使江南人有了舒恬优雅的品茗逸兴和别具情趣的梅雨烹茶习俗。
    许次抒在《茶疏》中说:“泉水不易,以梅雨水代之,精茗蕴香,借水而发,无水不可论茶也”。对这种说法抑或经验,古时的许多嗜茶者都予以赞同或亲自尝试。而陆廷灿的《续茶经》中也有记载:“煮茗须甘泉,次梅水。梅水如膏,万物赖有滋养,其昧独甘,梅后便不堪饮,大瓮满贮,投伏龙肝一块以澄之。即灶中心干土也,乘热投之”又说“俗语芒种逢壬便立霉。霉后积水烹茶,甚香冽,可久藏。一交夏至,便迥别矣。试之良验”。
    “黄梅时节雨丝丝,茶试旗枪蟹眼迟。闲凭芥浮阁上望,三张画景四君诗。”这是江南人王呜昭的一首竹枝词,作者记叙了用黄梅雨水煮茶时的情景。他还在自注中说道,俗以黄梅时受雨水煎茶,有藏水至数年者。而“茶痴”汪士慎就是有此嗜好者之一,他不仅喜爱用黄梅雨水烹茶,也喜爱集水藏水。
    在“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的时节,品尝一下这黄梅雨水的滋润,回味一下梅雨烹茶的情调,咀嚼一下梅雨茶俗的情感!想来风情、风俗、梅雨、香茶,都是令人难以忘怀的……
    青梅煮酒开怀畅饮
    《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曹操煮酒论英雄 关公赚城斩车胄”中有如下描述:“随至小亭,已设樽俎:盘置青梅,一樽煮酒。二人对坐,开怀畅饮。”“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典故就由此而来。
    梅雨时节正值梅子黄熟,古代形容梅雨的诗句要属《约客》最著名:“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梅雨期间空气中的湿度增加,体内汗液无法通畅地发散出来,人在这个时节比较懒散。所以人们认为日常保养方面需要多注意,多补水,适当午睡,还可以嚼一嚼煮过的青梅。
    青梅含有多种天然优质有机酸和丰富的矿物质,具有降血脂、消除疲劳、调节酸碱平衡、增强人体免疫力等功效。但新鲜梅子大多味道酸涩,难以直接入口,要加工后方可食用,这种加工过程就是煮梅。
    煮梅的方法有很多,简单的一种是用糖和梅子一起煮,将其与甘草、山楂、冰糖一起煮,便制成了消夏佳品——酸梅汤。
    谚语预测天气变化
    中国长江中下游流传着许多与梅雨有关的民间谚语,都是和老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三九欠东风,黄梅无大雨”,“三九”是指阳历1月9~17日,“黄梅”是指芒种节气(6月6~20日)。这句谚语的意思是说,三九期间如没刮过东风,或东风很少,则芒种节气雨量也将偏少。三九的第一天与芒种节气第一天相隔约150天左右。按150天的韵律,三九期间刮东风,隔150天左右将有一次类似的重复过程。所以三九期间刮东风与芒种节气的降水有对应关系。用冬季天气特点来预报梅雨的谚语还有许多。例如“腊月里多雪,水黄梅”,就是指腊月雪和梅雨存在着正相关。
    “寒水枯,夏水枯”,“枯”指雨水偏少。谚语说,如果冬季雨水偏少,则梅雨也偏少。这是因为天气往往有阶段性。天气持续干旱,常常是某一种有利于干旱的天气形势相对稳定所造成的。但由于大气处于不断的运动中,上述相对稳定状态总是要被破坏的,并在一定条件下向着反面转化。
    “春水铺,夏水枯”,“铺”是指雨水较常年偏多。谚语说明,如果春季雨水偏多,到了夏季、梅雨量少了,易出现干旱。它和“发尽桃花水,必是旱黄梅”一样,都是用春季的雨水来预测梅雨的。
    以上这些群众看天经验,经当地气象资料验认,准确率均有70%到80%。换句话说,预报十次,将有七、八次正确。这说明,关于梅雨的谚语是可信的。

文章作者:刘希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