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长江 > 人文风俗

挥不去的牧人情结

雪域西藏的严寒气候与高原地貌,使植物类食品严重匮乏,断绝了西藏人以农业为主的求生之路,使人们只能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游牧生产上。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游牧经济成为了高原先祖唯一的选择。即便是今天,不论是饮食、服饰还是家具,西藏人生活的每一个侧面,无不彰显着鲜明的牧人特色。

藏餐:随身的厨房

藏族的饮食文化非常简单,藏餐四宝——牛羊肉、奶品、青稞和茶浓缩了西藏饮食的精华。西藏人的饮食生活和这四种食品完全交融在一起,简单、粗犷、实在。西藏饮食品种的简单,与西藏独特的地理环境密不可分。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严寒致使植物类食品严重匮乏,西藏人的常年食物只能限定在肉类和乳品范围内。青稞是西藏特有的作物,用青稞制成的糌粑携带和食用均很方便,很适合牧人居无定所的生活。尽管藏区严重缺少蔬菜和水果,但是藏族人并不缺少维生素,他们均衡营养的主要方式就是大量饮用酥油茶。藏族人凭借着简单的藏餐四宝,既满足了身体需要,又让游牧生活不至于被锅台所累。

藏族是个出世的民族,神佛占据了几乎每一位藏人的心灵。当一个人的心灵被信仰占据,吃只不过是维持生理需要的简单方式。佛教徒笃信众生平等,对生命无上敬畏,藏族人对吃有着诸多的禁忌,尤其忌食体型较小的动物。他们认为同样是一个生命,一头牛可以让很多人吃很多天,而几十只青蛙或小鸟却只能填饱一个人的肚子,这是对生命的最大亵渎。

正是由于藏族人对世间生灵的尊重,以及对自身欲望的不屑,才成就了藏族简单至极的饮食文化。

藏装:流动的银行

藏族在服饰上,既是一个讲究实用的民族,又是一个注重美感的民族,其服饰可谓和藏区独特的自然环境与生活方式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藏北高原风沙大,昼夜温差显著,藏区先民经过摸索,穿脱自如、一件多用的厚重皮藏袍应运而生。牧区的藏袍袖子一般长出手面三四寸,下襟长出脚面二三寸,没有纽扣,穿时提起下摆与膝盖平齐,腰带一束,腰带以上就自然形成一个兜囊。普通藏民出门不需要带行李和背包,木碗、糌粑袋、酥油盒等日常用品都可以放在兜囊里随身携带,甚至小孩子都可以睡在里面。到晚上,藏袍又可以当临时的铺盖。

西藏人重饰,以狩猎游牧为生的藏族先民生活动荡,不便置备和携带大量家产,只有将财富变换成贵重的金银珠玉佩戴在身上。藏族牧区男女,最喜爱以各种器具来装饰自己,男子的火镰、藏刀等,都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工具,已成为威猛、勇敢和富裕的象征。

在藏族人传统观念中,几乎任何一个物体除自身价值之外,都具有浓烈的精神意义,在创造物质的同时往往也以各种方式渗入精神因素,现实与信仰总是同生共存的。在一些饰品上,藏族人也倾注了宗教信仰。

藏式家具:羊皮袋里的积木

一进入传统的西藏家庭,陈列大致相同:大半个屋子铺满花色繁复的卡垫床,对面是一排整齐的四四方方的矮藏柜。藏柜不论表面装饰得多么华丽,造型一律是方方正正、平铺直叙,很像一个孩子把一组造型简单而油漆华丽的积木整齐地摆好,准备随时把它们塞进包装盒拎走。

西藏家具风格的形成,与藏民族根深蒂固的游牧血统也有着直接的联系。牧人逐草而居的生活方式,根本不允许有过多的家辎负重。藏式家具无非箱子、柜子、桌子和卡垫四种,而在真正的游牧家庭,甚至连箱子和柜子都少见,大部分物件都是装在几只羊皮袋里,围着帐子摆一圈,既可固定帐篷,又能挡风。

藏族家具中之所以既没有床,又没有椅子,都是因为有了卡垫。卡垫是藏语,实际就是垫子。一般厚近半尺,宽约一米,用细帆布、毛织品或牛皮做面,装上晒干的软草或青稞麦秸秆,贵重的则外包金丝缎,内装獐子毛。卡垫很轻,可以随带在马背上,特别适合牧民家庭。在定居的藏族家庭中一般会配有木制的卡垫托架和卡垫靠背,白天就是个长沙发,晚上把靠背一拿掉,就是张单人床,一物两用。

藏族家庭家具很少,即使最华美的家具都不放在明处,而是在氤氲的佛堂里,由于摆放着宗教用品,笼罩着肃穆的气氛。

文章作者:李芽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