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长江 > 传说典故

古堰的变迁

翻开关于古堰结构记载最详的文献《华阳国志》和《水经注》。那里都江堰的名称叫“湔堋”,因它所在的位置在当时属湔氐道管辖的范围,李冰在岷江中“雍江作堋”的地方又靠近湔山和湔水。

古代所称的湔山就是都江堰西北方的九顶山,湔水就是都江堰上游一公里外的白沙河。堋是一种像“人”字形飞鸟状的土石结构挡水建筑,左边引出北江,下面分为“成都二江”右边则引出羊摩江。左右两股引水渠顺岷江一里多宽的河谷两侧,顺着山脚向东向南延伸。“堋”筑好后,李冰又凿了三个高大的石人,站在三股水流之中。

当年李冰建都江堰时,堰头并不在现在二王庙的这个位置,而是远在上游一公里的白沙河口附近。今白沙河口处的白沙镇,古代叫白沙邮,是古代的一个驿站和物资集散的关卡。这里居住的民族主要是四川土著氐羌族。湔氐人善于治水,利用湔氐人的聪明才能,李冰建造了最早的都江堰。

为什么远在上游一公里的堰头,如今却迁移到了现在位置?李冰时代的挡水低坝又如何变成了顺坝式分水堤?在古书中我们可以寻找到蛛丝马迹。都江堰堰头在经历了建堰1100年后并没有多大改变,至五代十国的前蜀时期,在一场罕见的特大洪水的作用下,古堰在一夜之间搬了家。大堰被洪水冲毁后,在下游约一公里的河心被洪流夹带的大量沙石却堆积成了一道新的大堰。在一夜风雨中飘摇的前蜀小朝廷并没因为这场罕见的岷江暴怒而成为鱼鳖,川西坝子上的蜀民也躲过了一场横尸漂没的劫难。

受导江县和镇静军同时兼管的都江堰在洪水的作用下大迁移,在都江堰筑堰历史上是一件罕见的奇闻怪事。为了表功或者说推卸责任,导江县令黄璟和镇静军同时送去了一份喜报。一身兼传真天师、户部侍郎两职的青城山道士杜光庭将这一奇事写成奏折,上报王衍,还附了一篇《贺江神移堰笺》,大事渲染江神显灵。

在杜光庭大肆渲染的同时,蜀民没有忘记李冰,便编造了李冰显圣的传闻。岷江神是传说中的神,李冰却是实实在在的人。如此大吉大利、值得庆幸的大喜事,自然引起了安于逸乐的前蜀主王衍的特别重视。都江堰盛大的官祭便从这一年开始了它的历程。

910年8月5日是都江堰建堰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大搬家。这次大迁移距今也有1100多年的历史,它是今天都江堰的一个里程碑。

都江堰由“湔堋”到无坝引水的三大件(分水鱼嘴堤、飞沙堰、宝瓶口)水利设施,虽然经历了一次次自然选择和910年的大迁移才基本在时空中定位下来,成为川西平原上的水利枢纽,科学控制岷江之水的奔腾咆哮。从整体上讲它是包含了历史学、考古学、水力、泥沙、水文、水利、建材和结构等学说的一项系统工程学。

在都江堰是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最高典范命题中,我曾对人与自然和谐的“天人合一”作过说明。古堰的大迁徙,即不是“李冰显圣”,更非“江神移堰”,它是水力运载学上的一次水从人意的最典型个案。

李冰“人”字形挡水堰经历了两千多年后,英国的水利专家在溢流水量大而地形又狭窄的地方,修建了一种折线的溢流坝,坝的形状就是“人”字形,特称“迷宫堰”。不过距今才20年的这种新设计被誉为巧妙而合理的最新成果。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种“人”字形设计的老祖宗是两千多年前的李冰专利。

大迁移后的鱼嘴分水堤,堰头依然是“人”字形,这种“人”字坝比“一”字形坝,溢流前沿长得多,可以在不加厚坝体的物质条件下,溢出更多的水量。尽管在漫长的历史中,都江堰年年岁修,或因战乱偶尔失修,都江堰堰头自始至终依然在江心中采用“人”字形鱼嘴分水,在世界水利史上成为一个最光辉的典范,永远载入人类科学史册。

文章作者:陈华方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