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长江 > 长江地理

槎滩陂千年不败的秘密

一条混凝土水坝如卧龙般伸展开去,将江西泰和县禾市镇南部的牛吼江拦住,这条水坝就是素有“江南都江堰”美誉的槎滩陂。

据史料记载,槎滩陂始建于公元937年,是江西最早的水利工程,为南唐金陵监察御使周矩父子凿石所建。周矩经过多年的谋划后,选择了属赣江水系禾水支流,源出井冈山下罗浮的牛吼江上游的槎滩村畔,用木桩、竹筱、土石压为大陂。据当地的《泰和县志》或者《陂志》记载:古陂长一百余丈,横遏江水,开洪旁注,故名槎滩陂。又于滩下七里许,伐石筑减水小陂,储蓄水道,俾无泛滥,名碉石。古陂设计合理,均设在河床坚硬、水流缓慢处,以免遭冲毁。36渠道分支灌溉,并在陂上设置大小泓口,供船、排通行,保证航运畅通。

建成槎滩陂后,周矩父子开挖灌溉渠道36条,使禾市镇和螺溪乡9000多亩田地变成吉泰盆地的鱼米之乡。周建平说,在科学落后的当时,百姓信仰迷信,每遇久旱无雨,就请道士做法,求神龙降雨。由此可见,周矩大兴水利筑坝开渠的场景是何等壮观。1000多年的时间内,槎滩陂仍旧屹立不倒,并为百姓造福,因此曾一度被当地人称为古代“江南都江堰”。

经过千年江水的冲击,槎滩陂为何能久而不败呢?

据当地居民介绍,槎滩陂至今已有多次修复,并得到拓展和完善。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泰和县政府就进行过三次大规模的扩建,致使千年古陂的灌溉面积陡增到5万亩。古陂的大部分表面也就成了现在的混凝土状。其实,周矩父子建好古陂后,后人对其钦佩之余还爱护有加。至今,古陂上仍刻有一副“春耕秋获,闾阊免旱魃之灾;麦渐忝油,黎庶颂阳侯之德”的对联,就足以证明这一切。

槎滩陂能永葆辉煌,还取决于周矩的目光长远。根据正统(明英宗年号)十四年的《槎滩碉石陂事实记》载,古陂建成后,周矩“又以资买参山口山地一所每年收椿木三百七十株,架洪木三株,春茶七十斤,又置城陂筱山一所,由是不伤人之财而修陂有费矣。”意思是,周矩建坝后,买了两座山,种上经济作物产生利润用以维修水坝。

《槎滩碉石陂事实记》记载:“至二世祖讯羡,仕宋银青光禄大夫赠右仆射,致仕,以御史之所为猷未备者,遂以俸禄余资买永新县六十四都刘简公稻田三十六亩,地五亩,鱼塘四口,火佃七户,房屋十七间。岁收子粒以给修陂之食而不劳人之饷。”也就是说,周矩的二儿子周羡继承父业,为古陂造福百姓绞尽了脑汁。

符合科学、生态理念的设计也是槎滩陂千年不败的重要因素之一。槎滩陂经久不毁,在于它是“低作堰”。加上上游山区森林茂密,植被完好,堰坝泥沙淤积少,所以无需“深淘滩”,沿用至今。同时,选址在河床坚硬、水流较缓的槎滩村畔,陂高经精心计算,可免遭冲毁。水陂左侧还设置了供船只、竹排通行的水道,保证了航运畅通。

此外,周矩生前对古陂制定的管理制度,也为古陂的保护做好了铺垫。周矩在建成槎滩陂后,规定不得专利于周氏,当地百姓均可灌溉,体现了“共同受益”的原则。还实行陂长负责制,由灌区内五大姓宗族轮流担任陂长,共同进行维修和管理。由于历代官民的保护维修,槎滩陂至今仍发挥着重要的灌溉效益。槎滩陂对研究中国水利史和古代水利建筑工艺也具有重要意义。1998年,吉安地区水电部门在古陂上就发现了两块刻有明嘉靖十三年(1533年)蒋氏重修槎滩陂的条石,和一块刻有乾隆年号的条石。如今,这两块石刻藏于槎滩陂水管会。

2013年,江西省泰和县槎滩陂被国务院核定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江西首个成为“国宝”级的水利灌溉工程。

文章作者:何太轩责任编辑: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