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长江 > 长江地理

长沙的古井记忆

描述长沙古城,有一句广为人知的俗语,“南门到北门,七里又三分”“东西方向更窄,呈长条形,大概四里的样子。”清初的长沙,人口数量剧增,已经出现向城外扩展的趋势,到1924年,城外已住了不少居民。

而其中尤为特殊的一个现象是,在这大概南北七里多,东西四里的区域内,曾分布着3400多口井,那是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出于消防就近取水的需要,长沙市对各街巷水井进行摸底统计得出的结论,“平均每条街两口井,那时的长沙1500来条街嘛”,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陈先枢说。按近代史的这个规模,长沙当属中国第一泉城。

井水孕育了独特的古井文化和记忆。炎炎夏日,丢一个木桶下去拉上来凉悠悠的一桶水,咕噜咕噜喝下去,是最好的解暑良药,或者丢两个西瓜在井中浸着;冬日,井里的水则是温热的,还冒着烟。如今,自来水的普及,带来了便利,却也送走了情趣和记忆。

1950年开始,大多数长沙市民逐步脱离了街巷,脱离了棚户,住进了楼房。长沙城传统的“绕井而居”的居住模式发生了变化,人们住进了鸽子笼式建筑风格的楼房。由于人们生活用水不再依赖,也不方便依赖于水井,水井作为社区集聚场所的功用消失。1964年长沙还有3399口水井,到了1987年,就只剩下1000口左右了,而到2005年,全市可以利用的水井不超过100口,而具有历史意义的古井已经只剩下不到10口。古井再无人用,或被掩埋,或被封存起来。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长沙最有名的古井要数太平街贾谊故居内的太傅井和白沙公园里的白沙井。太傅井旁的亭柱上刻着杜甫的诗“不见定王城旧处,长怀贾傅井依然”,故此井也称“长怀井”。黑色的木质栏杆护着两眼井口,井口并不大,刚够木桶放下去汲水的样子,《水经注》载:“贾谊宅,地中有一井,是谊所凿,极小而深,上敛下大,其状如壶。”可惜未能入内体会它“上敛下大”的形态。

白沙古井则在人流众多的白沙公园内,靠着形似卧龙的回龙山,山上杂植鸡爪槭、枫香、杜鹃,井前小广场上有大片香樟树荫。在这个打开水龙头水自来的都市里,提着各色塑料桶、矿泉水瓶前来打水的人竟然络绎不绝,甚至距离白沙井三里路的人,也拿着烧水壶、水桶前来。

白沙井井台只比地面高出一点点,经了岁月的麻石颜色并不讨喜,暗褐的颜色。往下一看,清澈见底,井底有一小凹细沙和几片香樟叶。井栏下面的石壁上有两口泉眼,更挑剔的打水人,宁愿等着小泉眼慢慢渗水,别人打五桶水的工夫,他才能装满一桶,但也不以为意,因为石壁渗出来的是新水,更觉新鲜干净。也有人别出心裁,在石壁上放一片叶子引渡。

井水虽满溢着,免费取用,但打水的人很是珍惜。取水的人拿着水瓢、自制漏斗,一瓢一瓢地灌进去,没有人直接把桶按在水里,因为桶底不干净。

人们因为白沙井聚集在一起,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都能聊上几句,有时候会传来阵阵笑声。打好水,有人自觉在井栏下的水沟边洗鞋,水沟和井口相似,井神牌位以东,北左井、北中井这边才可以看见水流汩汩。有些打好水的人也并不急着回去,井前广场上,呼朋引伴玩玩骨牌、打打升级、下下棋,好不自在。

这些水井的井壁多铺青砖,青砖选用黏性大的黄泥烧制;井台是坚硬的花岗石拼接而成,它们来源于长沙市望城区的丁字湾。如今的丁字湾仍以“麻石”(为花岗石的一种)闻名,为中南地区最为集中的优质天然麻石基地,这是题外话。

长沙的井很多井台都不高,甚至差不多和地面在同一水平线,与人行道平行,在老长沙人的记忆里,“小时候甚至有人走着走着没注意就失足掉到井里去”。

水井有浅水井、深水井之别,浅水井的水面距离地平面1.5米左右,离井口一般不到两米,任人们求取也不见水位下降。白沙井就是典型的浅水井,井底的细沙、飘落的香樟叶看得非常分明。如今的白沙井,即便过了正午还有不少人取水,取水人连绵不绝,多在北左井取水,泉源流深,北左井水位没有丝毫下降,“频舀而不虞其竭,即或久不舀而不见其溢”是非常真实的写照。

白沙井起初是一眼井,“明末,水分为二,其后又增两眼,现为四眼”。不过,时间总爱和人开玩笑,如今白沙井南边的两口井似已荒废,虽然水位满,但是已经不是泉流涌动的感觉了,人们打水一般在北左井、北中井,北左井尤其繁忙,需要排长队的时候,也有人不介意,在北中井里面打水。但是呈现繁忙景象的,仅有那一眼北左井了。

白沙井活跃了一条街,公交站叫“白沙井站”,街叫白沙街,连吃饭的餐馆,也有冠以“民间白沙”的名字。距白沙井不到20米的地方,就有一座茶楼,茶楼的工作人员也拿着十几升的大塑料桶前来取水。走出公园顺着白沙路走,还有好几家茶楼,井水让它们占尽近水楼台的优势。

尽管水井已经淡出长沙市民的生活,但千百年来,长沙城的古井已经用它的行动默默地诉说着长沙的历史,古井所承载的历史价值不容忽视。而今,越来越多的长沙市民开始重新审视古井的价值,越来越多的人们投身于古井的保护。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古井将以历史见证者的身份重新回到长沙市民的生活,为长沙历史文化的传承,焕发出新的生机。

责任编辑: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