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长江 > 长江地理

汉江:文明之河万古流

汉江又称汉水,古时曾叫沔水,是长江最长的支流,与长江、黄河、淮河一道并称“江河淮汉”,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
    从历史上西汉的龙兴之地,到大唐雄风的丝路万里,汉江将南来北往、东成西就在这个区域内富集起来,从而使得这片流域焕发勃勃生机。
    如今,古老的汉江依旧如诗画般清澈、安宁、美丽,千年的风雨沧桑已令她不再年轻,却使她相较于中国其他许多河流,更多了一份厚重的水文化底蕴。近年来,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汉江也再一次华丽地走进人们视野。
    一条自然生态走廊
    汉江流域气候温和湿润,水量丰沛,是长江各大支流中变化最大的河流。 流域面积 15.1万平方公里,涉及鄂、陕、豫、川、渝、甘6省市的20个地(市)区、78个县(市)。
    汉江流域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有着丰富的生物资源、广阔的湿地和险峻的峡谷,成为世界珍禽朱鹮及其众多水禽的栖息地和繁殖区。作为南水北调的重要水源地,它无疑有着重要的生态和科研价值。
    湿地是汉江以水为载体留给我们的自然馈赠,也是我们接进自然、了解自然的难得生态园地。汉江上游穿行于秦岭、大巴山之间,交替出现峡谷和盆地,下游是水网密集的江汉平原,湿地资源丰富。特别是上游汉中地区和下游洪湖、仙桃、云梦一带。自西向东从汉中盆地穿过的汉江,河谷开阔,两岸为冲积平原,主河道两侧及较大支流交汇形成的宽阔的河滩、河漫滩、沼泽地及汉江两边的大小水库、池塘和陈水田构成了湿地的主要部分。下游洪湖、仙桃一带为古云梦泽所在地区,其间河道曲折,湖库密布,是白鋳、胭脂鱼等国家保护水生野生动物重要分布区。
    而谈到汉江水的另一个馈赠,莫过于宝贵的汉江石。所谓汉江石,就是汉江河里的一种天然特产,主要是产于汉江河床、水底、沿岸及其支流的观赏石,它质地坚硬,触感柔和,给人以敦厚感,色彩沉稳古雅,图案精美多变,给人以清秀美。汉江红、釉光青、竹叶石、彩陶石等都是汉江石中的代表,并多次在国际国内等石展中获奖,具有很高的知名度。
    峡谷是两山的夹江地段,河流穿行于其中,流泉飞瀑,群滩奇险,风光极佳。而汉江峡谷山高谷深,滩多水急,历来都是富有冒险精神人们融入自然,搏击自然的好去处。据统计,汉江共有重要滩险有100余处,其中洋县至石泉间峡谷最为集中,滩险甚多,著名者30余处,以龟滩、笼滩、金溜子等为最险。洋县至渭门为深切峡谷段,是汉江干流上最大峡谷,全长约53千米,可分为上、下两段。上段从洋县小峡口至环珠庙,长约23千米,称为小峡;汉江进入小峡后,河身骤束至200米,两岸山岭高出河床100~200米,环珠庙至渭门间约30千米,称为黄金峡,又称大峡,是汉江最著名的峡谷。汉江进入大峡后,两岸山岭高出河床300~400米,谷坡倾角达50~60度,河身最窄处则仅有50米,最高与最低水位差达到24~25米。
    此外,汉江流域还分布着许多绿色沙洲。当河流流向从东西方向转变为西北至东南,流速便逐渐减缓,河谷略见开阔,由此造就了汉江该段星罗棋布的沙洲。这些沙洲一般无人居住,植被良好,配以汉江良好水质,常常风光优美,草木繁茂,明沙净水,鸟语花香,清雅幽静,独具特色,宛如世外桃源。
    一座人文历史宝库
    自明代起,民间就开始流传着“湖广熟,天下足”的俗语,而汉江,正是把古泽国变成“鱼米之乡”的最大功臣,也让广袤的江汉平原成为“一水护田将绿绕”的富庶之地和水文化蓬勃发展之地。
    汉江下游穿行于广袤的江汉平原间,水流缓慢,河床淤浅,河曲极为发育,有“曲莫如汉”之说。这里土地肥沃,水网密布,气候温湿,为农业的发展创造了优越的条件。人们在长江、汉水的滋润下,挖河渠、理池塘、修堤垸、植树木、整稻田、发展农业、渔业,构成了一幅水网密织、水质清澈,各种风光依港傍水的水乡园林风景画。而这,都是汉江人民无数代人用水、理水的结晶。
    汉江干支流的航线很长,分布于陕西、河南、湖北三省70多个县市,几千年来为这一广大区域内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也孕育了博大精深的汉江水运文化。在中国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贡》上,便记载了两千年前汉江已是今湖北、湖南和四川、陕南向中原运输贡赋的要道。此后,水路运输就成了重要的通途,陕南、鄂北、豫南、川北的农副土特产品都在这里聚集,并从水路向东运出。汉、沪、皖、湘、赣的日用百货、盐纱煤油也在这里汇合,逆水西行,分销各地。“蜀麻久不来,吴盐拥荆门”、“往来行舟,夹岸停泊,帆所聚,万商云集”,无一不描述了当年汉江的水运盛景。
    相传春秋战国时期,楚国音乐大师俞伯牙路经汉阳,月夜抚琴抒怀,调寄高山流水,引来樵夫钟子期,由此流传出“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至今仍被视作人间美谈佳话。“高山流水”也因《列子 汤问》中有“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的描述,而被后人称为“知音”或“知己”的代名词。古语云“智者乐水”,人们往往寄自己的情感于山水之间,樵夫钟子期能听出“高山流水”,必能从这琴音中感受俞伯牙的情感,故二人结为知己。从此,流经汉阳的汉江也被蒙上了一层唯美的浪漫主义色彩。
    除此之外,千百年来流传在汉江流域有关水的习俗也不胜枚举。据襄阳穿天节宋庄季裕《鸡肋篇》中记载:“襄阳正月二十一日,谓之穿天节,云交甫解佩之日。郡中移会汉水滨,倾城自万山泛舟而下,妇女于滩中求小白石有穿者,以丝贯之,悬插于首,以为得子祥。”其大意是:正月二十一日这天叫穿天节,是郑交甫与汉水女神江妃赠佩珠定情的日子。襄阳全城的百姓都会来到了万山,乘船沿汉江而下,在江边聚会。妇女们则在沙滩上捡拾有孔窍的小石头,并用丝线穿起来戴在头上,以祈求吉祥幸福。男女青年也借此机会表达爱情。所以正月二十一日,也是古襄阳的“情人节”,是襄阳人们嬉水、寻石、交友的节日。
    一部治水兴水诗篇
    水虽能恩泽四方,滋养众生,却也会狂怒奔泻,恣意泛滥。人们在接受汉江水恩惠的同时,也与汉江洪水进行着不懈的斗争。历史上,汉江流域分布着不少的军事重镇,这种重要的军事地理位置必然促进了汉江流域农业生产和水利事业的发展。
    早在汉代,人们就在汉江上修筑堤防,取代自然堤,以防洪水,襄樊老龙堤就是那时开始修建的。至今,我们还能在汉江平原寻找到一些台地,那是人们为防洪水,团结起来共同修建的人为台地,然后人们聚居其上,以抵御洪水。
    在古代,汉江水系上曾修筑过许多水利工程,例如:褒河的山河堰、湑水河的高堰、杨镇堰、五门堰等,有明确修建年代记载的渠堰就达28处。此外,山溪细流,池边河岸随处导引,或数十亩,或数百亩,有水利之实而无完备工程正式组织者,到处皆是,不胜枚举。而汉江水系另一著名的水利工程叫褒斜道,它是沟通汉江支流褒河和渭河支流斜水(今石头河)的通道,两水均发源于秦岭,源头相距50多千米,是巴蜀和汉中通往关中平原的捷径。工程包括褒水、斜水等河流航道的整治和褒斜道陆路车道的开凿。航道工程艰巨和当时施工技术的限制,完工后水流湍急且多礁石,不能行船,但陆路终于开通了。这条路线虽未沟通,但古代人民的改河治水精神,值得后人钦佩和效仿。
    新中国成立后,加快了汉江流域的水患治理。1956年,位于武汉市附近汉江下游右岸的汉江杜家台分蓄洪工程修建完工,将汉江下游超额洪水引入泛区调蓄。1958年,汉江上游的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也正式兴建,初期工程于1974年2月全面竣工,被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总结为“五利俱全”的水利工程——防洪、发电、灌溉、航运、养殖,开始发挥社会效益。与此同时,石泉、安康、石门、黄龙滩、鸭河口等水利枢纽也陆续修建,极大缓解了汉江的防洪问题。其中,于1973年12月竣工的石门水库大坝高88米,成为中国当时最高的双曲拱坝,这些工程减少了洪涝灾害,也兼有灌溉、航运、发电、养殖、旅游之利。
    如今,在与汉江有关的水利工程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举世瞩目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它是我国治水史上的一个巅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从汉江丹江口水库陶岔渠首闸引水,经唐白河流域西部过长江流域与淮河流域的分水岭方城垭口后,沿黄淮海平原西部边缘,在郑州以西孤柏咀处穿过黄河,沿京广铁路西侧一路北上,自流到北京、天津。
    文明之河,万古长流。汉江以其海纳百川、包容万象的气度,成为盛世汉唐享誉海外的标志,同时从文化层面探讨汉江南北交通、文化交融,展现汉江这片土地的勃勃生机。作为长江的最大支流,今天在建设长江经济带的战略进程中,汉江中下游将为城镇化发展提供巨大空间,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有力支撑。

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