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长江 > 长江地理

天府催生川江码头

川江航运便利,水网发达且流域宽广,它不仅提供了大江上下、南北交通的方便,还以水运费用的低廉给古往今来的客商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

千百年来,正是通过川江及其每一条可以通航的支流,源源不尽的客流、物流与信息流得以交汇与传递,而在每一个交汇、传递的节点上便逐渐地形成了大大小小的码头。川江的码头大多是物流、客流的中转站,它们主要为便、为利而设,个别的则是为了辅助航行。

为数众多的码头,设在两江交汇之处,也有不少码头设在并非两江交汇的要冲,但它们依然是水路与内陆官道相衔的节点。川江在渝宜之间,要流经以三峡为首的大大小小诸多峡谷和一百余处明暗礁石与险滩。峡窄加快了流速,滩多增大了航险。为了助航,人们便在险滩处拉纤、盘滩,这样就形成了为抗险助航而设的码头,周边的人为了助航相聚于此,来往船舶停靠于此,依次过滩。

川江上的码头就是这样在巨大物流、客流需要的呼唤下产生,它们如同串串珍珠撒在青山碧水之间,构成一张覆盖大地的巨网,在整个流域起着通有无、传信息、兴经济、成文化的作用,也因码头孕育出一个又一个繁华集镇。

川江上最大的码头要数重庆——昔日的江州,起源可以追溯到3000年以前。老城重庆九开八闭十七道城门中除“通远”一门外,全都分列于长江与嘉陵江的两岸,门外便是码头。

码头,是川江上行船的家。有了码头,东来西去、南至北归的客货便得以疏散、转运。有了码头,也就有了形形色色的码头人家,也就兴起了特色独具的码头文化。

码头的饮食是实惠、廉价的,因为饮食者是下力人。饮文化有酒有茶,登上川江沿岸几乎所有的码头,在街巷中见的最多的是“冷酒馆”,它们为下力人而开。馆里的酒是冷的,大寒天只需把它烫在锅里,待客来时奉上。上世纪40年代,作家李颉人曾饶有兴致地描述了重庆火锅:“挑担子零卖贩子将水牛内脏买得,洗净煮一煮,而后将肝子、肚子等切成小块,于担头置泥炉一具,炉上置分格的大洋铁盆一只,盆内翻煎倒滚着一种又辣又麻又咸的卤汁。于是河边、桥头的一般卖劳力的朋友,便围着担子受用起来。”火锅是船工和下力人的美食,人们更多的是自己采办食物,围炉而坐“连锅闹”。

川江上的歌也有雅俗之分。川江号子是民歌的代表,号子中较多的是川剧戏文和民间小调、传说,一般或为描述沿江风情,或是见啥唱啥、想啥唱啥的即兴抒发。因为是“下里巴人”,川江号子所描述的自然是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他们去过的码头与码头上的人和事。

文章作者:刘曦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