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基层看点 > 身边的感动

机坑里走出“全国劳模”

——记江西省贵溪市九牛滩水轮泵站徐林生

眼前这位中年男子,乍看之下,谁也不会将他与“劳模”联系起来,外表不修边幅,两眼稍显呆滞,看似迟钝的反应神态,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喜感,仿佛“许三多”现身。

“他比较木讷,话不多,但会做事得很。”时任江西省贵溪市水利局党委副书记桂国有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笑着介绍道,而一旁的他,则拘谨地微笑着,一言不发。桂国有口中这位“木讷”的男子就是此次采访的主角,徐林生,曾获得“全国劳模”的光荣称号。

1979年,21岁的徐林生还是广州军区五十五军一六三师四八九团一营一连的一名年轻士兵。那年初春,他随部队来到广西边境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成为了场上的一名炮兵,而段经历,也为日后他不怕苦的敬业精神埋下伏笔。

“上到战场后,听见炮声,什么念头都没有,就是豁出去了。”回忆起年轻时上战场的经历,一旁寡言少语的徐林生也会激动地说上两句,眼睛里顿时闪烁着光芒。但就在1979年3月3日那天,正在战场上奋战的徐林生突然被敌人的炮弹碎片击中,全身上下负伤三十多处,且多数伤口都很深。由于作战勇敢,徐林生在此次战斗中荣立三等功,但也因伤情严重,1981年,他便从部队退伍了。也就是这一年,徐林生的人生轨迹开始发生转变。

退伍归来,徐林生被分配到九牛滩水轮泵站做一名车间检修工,负责修理水泵站的各项设备。初来乍到,对车间的技术工作可谓一窍不通的他,加上不识字,只能下到六米深的机坑里去实践,可他却乐意争取更多的检修机会,无论机坑里温度高达50摄氏度还是低至零下。也因为此,徐林生感冒和中暑的频率也比别人要高得多。

“中暑了我就去旁边的医务室拿些风油精之类的,涂一下也就没事了,身体照样可以继续干活。”徐林生很淡然地说道。“我的身体比别人好”这句话他常挂在嘴边,站里的脏活、困难活全由他承包。

每到冬天,机坑里的水温都在零度以下,徐林生二话不说就下到水里去检修。“天气太冷的时候,他下水前就会喝点白酒,热下身,再下到机坑里。”吴强副站长说道。

建于1966年的九牛滩水轮泵站,在2006年改建以前,许多重量级设备都需要人工手动开启,厂房22台泵,每台泵都重达一吨,检修时还要通过手拉葫芦将一吨重的泵拉起,这项活对于一般人来说实在太吃力。

为了减轻大家工作上的担子,徐林生提出将手拉葫芦改为电动葫芦。为此,他三番五次跑去局里,要求请外援设计;技术革新方面,徐林生也出了不少力。2001年,站水泵检修需要塑胶推力盘,但一时间,站里仓库却紧急缺货,原生产厂家又告知该塑胶材料因年代久远,已经停产。而就在这时,站里的几台水泵也同时出现故障,急需这种材料进行抢修,否则将无法正常运转,影响到周围近25000亩的农田灌溉用水。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徐林生经过各种实验,提出用较硬的木制品代替塑胶材质,没想到这个“土办法”还真管用,解了燃眉之急,

就这样,徐林生这份对工作的热情和干劲,得到了站里领导和同事的一致赞赏。而他在条件艰苦的泵站检修一线也工作了近30年,从当年的毛头小子,变为同事口中亲切的“老徐”。

2005年,通过层层筛选,徐林生获得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份“厚礼”:以基层水利工作人员的身份去到北京,从胡锦涛主席手中接过“全国劳模”这份沉甸甸的荣誉。

多年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但在老徐自己看来,从没有认为自己比他人更优秀,在他的血液里,这些似乎是与生俱来,植根于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我从小在乡下长大,当过兵,上过战场,自然就能吃苦,这些真没什么。”徐林生对每个想要了解他的人都这样回答道。2011年,组织上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将他从车间调离,改为负责九牛滩附近6个村的农田灌溉工作。今年,徐林生成功入选水利部第一届“最美水利人”候选人名单,他将代表江西水利人,把满满的正能量继续传递下去。

如今,离开了车间的老徐,依然时常挂念站里的情况。站里的年轻人遇到技术上的困难,也都习惯找他帮忙解决,每当这时,老徐就特别高兴地耐心解答,总觉着这样可以离车间近一点,因为在他的心中,厂房和机坑才是他最熟悉、最亲切的地方。

文章作者:占任生 何超 周菁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