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基层看点 > 身边的感动

雪域高原的温情汉子

——记长江委水文上游局巴塘水文站站长蒲正平

□本报通讯员 邹明强

蒲政平,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长江委水文上游局巴塘水文站站长。初次见面,性情忠厚,为人谦和的他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笔者与他握手时,他不好意思地伸出皲裂的手,憨笑着说道:“常年和雪水打交道,太粗糙了,怕硌着人。”

1980年,年仅19岁的蒲政平来到川滇交界的华弹水文站,子承父业,结缘水文;1992年,他从石鼓站调至巴塘水文站,在金沙江边上这个汉藏一家亲的水文站上,一守就是24年。

巴塘站地处川、滇、藏三省区交界处,站上的一切生活用品都要到30公里以外的巴塘县城购买,没有交通工具,只能等候过路的货车,运气好的话,可以顺带着坐货箱搭乘一段,不过很多时候都要等上好几天才能碰到一辆车,更多时候只能以酱油和豆瓣做菜。

除了环境艰苦,怎样融入藏区百姓生活也是面临的重要问题。当站长的第二年,蒲正平有一次在水文站断面右岸的河滩地里进行缆道维护,突然,他感到后背被不明物体击得一阵疼痛,回头一看,只见几个穿着长衫的藏族老乡正愤怒地朝他砸石块。蒲政平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只得急忙躲闪,但同时报以微笑示意,希望平息对方怒气。之后,他壮着胆子上前询问缘由才得知,原来,这几个藏族老乡认为水文站的设施影响了庄稼种植,一时愤怒才做出此等行为。

了解情况后,蒲政平一边友善示意他们到地里看看庄稼是否受损,一边打电话叫来站上的藏族职工,让他们给几位藏族老乡详细介绍水文站的公益性质和工作内容,误会这才得以圆满化解。然而经历了这次事件,蒲政平深深感觉到民族文化的差异,要想真正融入当地,就必须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从那以后,他开始认真向几位藏族职工请教学习,包括最简单的藏语,到藏历、藏节、习俗、文化信仰和禁忌等等。而工作之余,他还常常到周围藏族老乡家串门唠家常,渐渐地,蒲政平与藏族老乡们熟悉了起来。

1998年,长江发生流域性大洪水,巴塘县城通往云南、西藏、四川成都的道路被洪水中断。巴塘水文站缺水、停电,生活物资奇缺。这是蒲政平到巴塘站以来遇到的最大挑战。但他没有慌乱,而是带领全站职工严密监测金沙江水情、雨情,夜以继日地开展洪水测报工作,为防汛部门及时提供第一手资料。

附近的藏族老乡也经常到站上了解水情,蒲政平一边将洪水信息告知大家,一边安抚和稳定藏族老乡的情绪,还将站上剩余不多的食物分给大家,共渡难关。经历了那次洪水后,藏族老乡们都有感而发:急难时刻,水文站干部这样关心我们,真是汉藏连心啊。

还有一次,一位藏族职工突然胃出血,可老人的儿女又不在身边,当时已是深夜,周围都找不到车,蒲政平骑上自行车,在黑夜中朝着几公里远的乡镇驶去。到了镇上他转了一大圈,好不容易租到了一辆大卡车及时将老人送去县医院,一直等到手术顺利完成,确认老人没有大碍后才回站。

上世纪90年代初,巴塘水文站成果质量不够理想,蒲政平暗下决心,一定要团结带领藏族职工狠抓这个薄弱环节。于是,他亲自负责水位、雨量观测和流量、泥沙测验,让站上的两名藏族职工协助他,并负责一校、二校,确保成果质量。每逢涨水期,同样的工作,一天还要重复五六次,连续工作十四五个小时也是常事。

站上的藏族职工虽有着丰富的水文工作经验,但文化水平都不高,学起新知识新技术来,心有余而力不足。面对如此情况,蒲政平首先想到利用一切时间,尽可能充实自身的业务知识,增强业务能力。他找来水文测验理论书,白天工作,晚上就认真研读相关书籍,第二天,再把仪器打开操练一番,最后把测报数据拿来计算一遍。

通过一遍遍的研读和练习,蒲政平的技术水平明显提升了不少,然后,他再将积累的水文技术知识手把手传授给藏族职工。在他的带领下,这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小站,竟取得了20年水文质量全优、20年安全生产无事故等令人惊讶的优异成绩。

来巴塘20多年了,蒲政平依然清晰地记得与家人仅有的几次团聚时光。父母年纪大了,需要照料,女儿甜甜的笑脸只能出现在梦里,家里再大的事也不能帮妻子分担……一想到这些,蒲政平就觉得很内疚。

一年春节,蒲政平收到家里寄来的一封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政平,今年你又不回家过年,家人都很想念你,小女儿有时在梦中喊着爸爸,然后从哭啼中醒来。她现在比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又长高了一点,但瘦了一些。前阵子,小女儿发高烧,我夜里抱着她去医院时摔倒了,小腿也受伤了,不过你别紧张,我们母女俩已经康复了。现在天气冷,工作再忙也要保重身体,一个人远在他乡,千万别落下啥病……”信纸上,依稀能看到妻子几滴风干的泪痕和女儿小小的手指印。看完这封信,蒲政平再也控制不住思念的情绪,滚烫的热泪涌出眼眶,又滴落到信纸上。

24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刹那间的转瞬,可对蒲政平,这位坚守在高原上的水文人来说,却是一生写就的执念。他的精神,感动着大江上下,他的事迹,散发着泥土的芬芳。

文章作者:邹明强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