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事聚焦

【长江工匠】“老”将出马 “智”挽狂澜

——中国工程勘测设计大师、长江设计院副院长杨启贵抢险救灾记事

 在金沙江白格,滑坡体摇摇欲坠,碎石滑落、尘烟弥漫,他4次登上堰顶,实地察看现场状况。

    在黄石东方山水库,大坝突发渗漏,岌岌可危,他拉着绳索、打着手电,反复观测渗水处险情。
    在唐家山,直升机强行悬停2米多高,他迎着狂风从机门一跃而下,登上堰塞体顶查勘。
    ……
    “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他!”近几年来,每每遇到重大水利险情,总能在一线看到中国工程勘测设计大师、长江设计院副院长杨启贵的身影,丝丝白发写满了智慧,微微笑容写满了从容,他总能协助一线力挽狂澜,化险为夷。
    
    临危受命 力破悬湖
 

 

 

     “轰隆隆……”连连巨响,山体崩裂,巨石滚落,江水止步。
    2018年10月10日晚10时许,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江达县波罗乡白格村境内金沙江右岸发生山体滑坡,2公里左右的金沙江江段,被堰塞体完全截断。
    一时间,上游水位急剧雍高,波罗乡成为一片泽国;下游叶巴滩电站流量骤降,滔滔江水变成潺潺溪流。水位还在继续猛涨,险情还在不断加剧!
    金沙江,十万火急。确保堰塞湖防洪安全,成为川藏灾区人民最大的期盼。作为国家防总工作组成员,杨启贵于灾后第二天,星夜驰骋,挺进“悬湖”。
    与险情过招,与时间赛跑。到达前线指挥的第二天,大家都不同程度患了感冒,但除了每天睡4个小时,杨启贵带领的工作组把时间全部用在参加会商、收集资料、现场调查、编写报告上,实在顶不住时就靠吸几口氧气提神。
    幸运的是,堰塞体临水侧凹槽于10月12日18时左右自然进水过流。但杨启贵与现场工作组同事丝毫没有停歇,他们主动对“堰塞湖剩余水量”进行分组计算与核对,恰恰是这项“额外”的工作,为第二次白格堰塞湖洪水风险分析提供了准确的数据支撑。
    10月15日,随着“悬湖”之水奔腾汇入浩瀚大江,白格堰塞湖险情基本排除。5天来一直为排险而殚精竭虑的杨启贵等长江委专家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天有不测风云。11月3日,因山体滑坡金沙江白格再次形成堰塞湖,此次再次形成的堰塞体高96米,较上次足足高出30多米,水头较之前几乎翻倍,而坝高每增高1米,向下冲击的能量将大幅度增加,这也意味着自然泄流的时间会极大拖后。
    一旦溃坝,后果难以估量!按长江委统一部署,杨启贵立即抽调设计院精兵强将,利用此前“堰塞湖剩余水量”等成果,通宵达旦进行洪水风险计算,研究制订多个险情处置方案,为堰塞湖除险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11月4日,杨启贵作为专家参加长江防总会商,参与集中讨论分析,详细阐述堰塞湖“必须要上工程措施”“开挖引流槽”等观点。会商从下午3点持续到深夜11点半,直到方案最终敲定并上报水利部。
    “抓紧调派经验丰富的专家到现场!”11月7日,接到通知,远在北京出差的杨启贵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加入部际联合工作组,再次连夜紧急赶赴金沙江抢险一线。就在8天前,他还身在雅鲁藏布江堰塞湖险情处置一线,指导现场除险工作。
    由于道路条件恶劣,乘坐冲锋舟通过水路前往堰塞湖现场成为唯一的选择。前线抢险指挥部距堰塞体约20公里水路,夜晚通行,由于水面漂浮着房屋圆木、铁船等障碍物,整个行程要2个多小时。同时,藏区昼夜温差较大,夜晚气温骤降至零下10摄氏度,加之现场滑坡体不稳定,碎石时有滚落。在如此极端条件下,11月8日晚上一到现场,杨启贵等人顾不上喘气,跳上冲锋舟便赶去堰顶查勘。
    到达堰顶后,杨启贵及时回传堰塞体方量、入口水位等第一手数据,为后方技术人员作溃坝洪水分析提供了关键的基础数据,这些数据也成为后方会商研判的重要依据。当开挖工程进行到最后,最终底坎距水面的真实差值尚不确定,杨启贵第3次登上堰塞湖坝顶进行数据测量,确认无误后立即打电话汇报。后方汇总消息,紧急磋商,对底坎高程作了最后确定,备受困扰的高程问题就此解决。
    11月12日,水面达到引流槽进口高程后开始全程过流,标志着白格堰塞湖应急处置工作取得初步胜利。为做好后续技术支撑工作,杨启贵仍然坚守一线,毫不松懈,前往堰塞湖泄流槽查看过流情况,并向上级领导进一步汇报溃堰事例及演进发展趋势,提出可能出现的垮塌等建议。这些建议后来都被现场指挥部采纳。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11月14日8点,堰塞湖水位基本复原,泄流成功。7天没睡过一个安稳觉,4次登上堰顶查勘现场的杨启贵,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凯旋回汉后,本该好好休息一下,但杨启贵并没有。“当前我们在堰塞湖应急处置领域,仍然基础薄弱,仍面临诸多技术难点和短板。”习惯于总结经验、分析问题、不断提升的杨启贵又开启了“日常工作模式”——不是在抢险,就是在为抢险做准备!
    
    定海神针 化险为夷
    
    2018年8月初的湖北黄石,正值盛夏,连续几天高温都达到37摄氏度。一到傍晚,很多铁山区居民会选择去就近的东方山水库散步纳凉。
    然而,8月4日,水库却被一圈圈警戒线围住——水库突发集中渗漏重大险情,大坝随时有可能垮塌!直接威胁水库下游铁山区多个村组、数千群众、企业、道路和商业网点的安全。
    电报飞传至长江防总值班室,长江防总即刻派遣杨启贵作为国家防总专家组组长驰援“东方山”,并于当晚23时抵达出险现场。专家组的到来,让所有在场的人精神为之一振,大家都投来了热切盼望的目光。
    没有寒暄、没有介绍,专家组立即投入工作。杨启贵他们拉着绳索,深入险点、掌握第一手资料;他们拿着手机、相机,不停地看、不停地拍,记录着险情变化;他们在杂草丛生、蚊虫肆虐的水量监测点一蹲就是数十分钟,目不转睛,一动不动;他们数十次在33米高的坝坡上来来回回,汗水从头顶湿到裤腿;他们打开笔记本电脑计算、演算、验算……
    踏勘完现场,杨启贵双眉紧锁,神气凝重。他带领专家组成员来到大坝左侧的“临时指挥所”,开始对东方山水库2011年除险加固原因进行全面剖析,查阅资料、图纸,找大坝当年的设计单位、建设单位负责人了解情况探讨抢险的有效途径。
    “必须要想办法加快排水,填堵渗漏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千钧一发之际,杨启贵提出了明确的水库除险建议:一是加快排水至212米,渗漏流量将会大幅减小;二是做好下游抢险人员安全防护;三是加强坝体变形监测。现场抢险指挥部采纳了建议并迅速作出决定:一是调动一切力量,全力排水。二是明确3声枪响为下游抢险撤离信号;三是迅速安排国土人员开展大坝位移监测。
    然而,随着库水位不断降低,出水口流速不仅没降低,反而在增加!
    翌日13时45分,前方传来“重磅”消息——迎水坡中间下端发现约重大漏洞,洞深超过10米!在场人员无不感叹:“小水库,如此大险情,实属罕见!”
    杨启贵等现场领导、专家一致分析认为,此漏洞可能是造成渗漏流量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通过会商分析,果断制定出堵漏方案:抛投袋装碎石填筑,然后用黄粘土封堵闭气。
    经过近10个小时的“强攻”,在抛下6400个碎石袋、近70立方米碎石后,漏洞终于堵住了。库水位以每小时10-15厘米快速消落,降至212米附近后,渗漏流量快速下降!事实再次证明了杨启贵的准确判断!
    两天两夜坚守,48小时激战,让这个曾经暗流汹涌、岌岌可危的大坝,以“零伤亡、零损失”的奇迹保住了。在一线连续奋战的黄石市市长董卫民也长舒一口气,紧握杨启贵的双手感叹道:“多亏了你这位‘定海神针’啊!”
    
    忠诚担当 不辱使命
    
    从西藏易贡堰塞湖,到甘肃舟曲泥石流;从江西抚河唱凯堤溃口,到雅鲁藏布江山体滑坡;从黄石东方山水库渗漏,到两次金沙江白格堰塞湖……都有“老”将杨启贵的身影。
    说他是“老”将,不是因为他花白的头发,而是杨启贵具有扎实的技术实力和丰富的除险经验,以及他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对治江事业的忠诚。
    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唐家山堰塞湖险情牵动着党中央和全国人民的心。杨启贵深知,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越是危急时刻,越要冲锋在前!“到一线去,为抗震救灾出力!”他带着水利人的神圣使命,主动请缨、不畏艰险,第一时间赴川救灾,成为最早深入四川灾区指导水利抗震救灾的专家之一。
    此后的33个日日夜夜,在常驻地余震不断、昼热夜寒的唐家山堰塞湖坝顶,杨启贵和技术人员夜以继日、殚精竭虑,查勘险情,会商处置方案,精心设计方案,最终夺取了唐家山堰塞湖抢险工作的胜利。
    一次次险情突现,一次次临危受命,一次次化险为夷……杨启贵坚守初心,履行使命,忠诚担当,不负重托,向党和人民交上了一份份满意的答卷!在长江委、在长江设计院,像杨启贵一样的专家还有很多,他们默默无闻,甘于奉献,他们是长江委技术实力的典型代表,是长江委金字招牌的铸造者,是长江委“团结、奉献、科学、创新”精神的践行者!
    长江流域幅员辽阔,水旱灾害频发。面对突然而至的灾害,更多长江委“老”将和“新”将勇挑重担,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用敢为人先、不怕挫折的锐气,用逢山开路、遇河架桥的意志,当好长江大保护的先行者,当好美丽长江的缔造人。
    
文章作者:刘霄 王君立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