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江视点 > 基层视角

统筹规划 破解黄梅“两湖”水困

 

去年,受厄尔尼诺气候影响,黄梅县降雨量超历史峰值,提前一个月入汛。黄梅县内两条主要河道东、西港暴满,老县河、张湖、喇叭湖等子圩堤全面告急,历史上少有的雨情、水情,令素有“水袋子”之称的大半个黄梅几成泽国。

在此危局下,黄梅三大泵站先期满负荷运行54天,清江口、八一泵站排水入江,王大圩泵站排水入湖,排去渍水2.5亿立方米,使近50万亩良田免受渍涝威胁,为小池、分路等七个乡镇、50万人口生命财产安全起到了关键保障作用。

但是,三大泵站虽解除了下半县的渍涝之害,而太白湖、龙感湖两湖的高水位防汛压力,尤其是处于与武穴交界的太白湖圩堤在长期高水位浸泡下,加高子堤仍然险象丛生,太白湖上游考田河决口,湖水倾泻而下,使濯港镇7个村顷刻间浸泡在洪水之中。在武警官兵和当地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下,经过56个小时的紧张奋战,终于成功封堵了太白湖上游考田河的决口。

两湖防汛的严峻形势,使黄梅人认识到:与其被动堵水,疲于应战,不如主动疏水,科学调水,破解水困难题。北水南调方案由此而生。即是将境内上部太白湖、张湖圩的老县河水通过王大圩防洪闸分东、中、西三线引入东、西港经小池清江口电排站和八一电排站排入长江,以降低太白湖水位;以通过从低处向高处抽排的方式,将濯港淹没区渍水由低排闸口抽排到王大圩泵站水系,导入到东港由清江口泵站排入长江,以解除在决口中受淹的濯港镇7个村庄渍水之困,使灾民及旱重返家园,灾区尽快恢复生产。

于是,黄冈市“三湖”指挥部“北水南调”指令下达,清江口泵站投入运行,经过近6天的抢排,排除渍水1400多万方,使受淹村庄、农田全部解困,5666名被转移安置的灾民于29日返回家园,北水南调解渍区之围的目的达到。

北水南调工程方案的实施,是黄梅县政府及黄梅水利人精心设计,打破常规的创新之举,对于解决长期困扰黄梅两湖安全度汛压力和“水袋子”问题提供了新思路。但是,通过这次渍水一路十八弯行走百里入长江的过程,也使我们看到水利工程规划与设施配套、建设与管理上的不足。具体有以下几点:

水利工程规划的前瞻性不够,导致在最初的决策过程反复而艰难。太白湖是华阳河流域串联起来的一座中型湖泊,总面积达1235平方公里,涉武穴黄梅两县市。当下游龙感 湖水位较低时,打开连通太白湖的梅济闸自排入龙感湖通过华阳闸泻入长江,而当下游水位普遍较高形成顶托,太白湖无法自排时则关闭梅济闸。在往年相对风调雨顺时,一般由武穴官桥泵站提排入江。去年长江汛期与内湖洪水的同时暴发,造成黄梅“三线”作战的局面,太白湖防汛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在武穴官桥泵站无法适应太白湖防洪要求时,作为处于太白湖下游的黄梅县其两湖夹击态势则更显严峻,其状态尤如头顶上的两口大锅。

去年考田河决口的现实中,启发了黄梅人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主动出击的新思路,但是在如何实施北水南调使湖水泻入长江时却犯了难,先必须破耳朵圩将湖水导入王大圩港,再封堵人民港上未配套完善的涵闸和平行港,另由两港之间筑圩堤连通邢港,将邢港之水一份为三分流到幸福港、义务沟泻入东、西港水系后由两大电排站提排入江。因为新建圩堤无法承担超过70立方每秒流量而决口,从而不得不中断抢险。随后的运行时,一直不敢贸然加大下泻流量,影响了北水南调实施 进程和效率。

三大泵站水系沟通不畅,未能形成有力的相互调节,相互支持。沿江清江口泵站和八一泵站的水系联通是通过中圩闸来实现的,两大泵站満负荷运行可达到每秒100立方,但是因为涉及市龙感湖农场,水系之间的调节功能往往受到利益的制约。而王大圩泵站的主要功能是排水入湖,以蔡山、孔垅两个乡镇为主要服务对象,则是形成了另有的水系,与沿江两大泵站的东、西港和八一港水系未达到有效互通,也因此增加了本次北水南调的困难。而作为这次调水的主港——邢港,虽具有二级港的基础,但在此次调水前未与王大圩港形成直联互通,从而在决策北水南调时不得不通过新建圩堤开挖新河道来实现,导致过水流量始终未能満足三大泵站的运行效能。

港道梗阻节结点严重,未能达到真正的水畅其流。通过对北水南调三条出水口的观察对比,义务沟和幸福港所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两个出水口总流量不超过每秒10立方米。作为村级沟渠圩堤低矮,先天过水能力不足,且两边农田、渔业养殖多,造成过水流量受到极大抑制,稍加大流量便会水漫圩堤淹没农田和渔池。而邢港作为二级港 ,虽具有面宽、河床深、圩堤厚、基础实的优势,但其港道出口需要经过孔垅城区,两处陈旧涵闸设计标准过低,成为制约整个下泻流量的节点,经过现场调研分析,出水口内外水位差在60厘米以上,过流量在每秒不超过15立方米。

河道杂物垃圾多,侵占港道现象普遍,河床淤积严重。去年的特殊雨情、水情、汛情,使黄梅三大泵站历经了自1999年以来最长时间的运行,时长达64天。但是,时长并不等于效率,从王大圩防洪闸调水起点到两大泵站40佘公里水路有2米的落差。但因河道杂物及河床长期未得到疏浚,严重地迟滞了过水流速。而侵占港道、筑圩养殖的围堰及网箱等更是加剧了港道滞塞现象,致使抗灾排涝效率降低并加剧洪涝危情,也使北水南调工程增加了调水困难实施时间延长。

综合上述问题,笔者认为根据黄梅县的地域气候特点,两湖夹击的现状,北水南调绝非权宜之计。依靠两湖自排和上游武穴泵站解困受制于环境也受制于人,都不是积极的应对办法,两湖防汛抗洪、排涝减灾是长期而艰臣的任务。因此,根据这次调水过程的经验教训,应做到未雨绸缪,着眼长远,前瞻性地做好水系规划与设计,搞好有关河港工程设施套,疏浚河道切实加强港道管理和治理,以达到事半功倍之效,造福民生。(作者单位:湖北省黄梅县电排电灌站管理处)

 

文章作者:柯建华责任编辑:yangy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