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江视点 > 大江纵论

基于生态优先的贵州水利发展思考

  贵州水利面临“赶”与“转”的发展挑战。一方面,按2020年贵州决战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要求,水利基础公共服务能力与经济社会发展对水利的要求差距仍然较大,需加快推进解决贵州工程性缺水问题。另一方面,生态优先理念的发展模式,要求水利发展必须从传统水利向绿色水利转型,水利发展思路不再仅仅从供给侧解决问题,更多地要从需求侧和管理侧提出解决方案。

    《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定位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贵州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资源能源富集、生态环境脆弱、生态区位重要、经济欠发达地区。贵州经济社会发展必须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全力实施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三大战略,确立保护环境、生态立省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决胜脱贫攻坚、同步全面小康,奋力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
    水资源开发利用现状
    贵州位于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上游的交错地带,是长江、珠江上游地区的重要生态屏障。水资源总量丰富,但水资源时空分布差异大。全省多年平均地表水资源量1062亿立方米,其中长江流域地表水资源量680.0亿立方米,占全省64.0%;多年平均地下水资源量259.95亿立方米,全部为与地表水资源重复量。水资源年内分配不均,地区分布差异较大。
    贵州水资源质量总体较好,全省Ⅲ类及以上满足经济社会基本生活、生产用水水质要求的河长占总评价河长的80%以上,但贵阳、遵义等主要城市城区河段,以及瓮福、开磷、毕水兴等主要工矿区河段,水质较差,水环境形势严峻。
    2015年贵州人均占有水资源量3008 立方米,高出全国平均值2077 立方米近50%,在西南五省中属于中等水平,但亩均耕地水资源量仅1558立方米,与全国人均1437立方米的平均水平差异不大,在西南五省中属于最低。
    贵州水利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新中国成立前,重点以解决生存问题为主,以微型为主要基础设施建设的缓慢发展阶段。二是新中国成立后到2000年,重点以防洪、供水、发电等单目标开发并以中小型为主的水利设施建设加速发展阶段。三是2000年以后,以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滋黔工程”为代表的一批以防洪、供水、灌溉综合利用效益为主的大中型水利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特别2010年以后,全面实施了《贵州省水利建设生态建设石漠化治理综合规划》,贵州水利发展得到了国家高度重视,水利发展进入了历史最好发展期,城乡安全供水取得重大进展,灌溉保证率明显提高,基本上保证了农业生产的稳定性。
    经过60多年的建设发展,贵州水利建设成效显著,已建蓄水工程2300余座(不含发电水库),引提工程5万余处,地下水(机井)利用工程3万余眼,此外还建成50余万处雨水集蓄利用工程。但从相关指标对比来看,与全国的差距仍然较大。2016年,贵州省总用水量100.3亿立方米,其中生活用水17.3亿立方米,生产用水82.1亿立方米,生态用水0.79亿立方米;水资源开发利用率9.4%,不足全国平均水资源开发利用率的一半;全省人均综合用水量282立方米,为全国人均综合用水量438立方米的64.4%;万元GDP用水量85立方米,基本与全国平均水平81立方米持平;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仅0.458,明显低于全国平均值0.542。总的来看,贵州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低,用水水平低,仍具有一定的开发利用潜力。
    现存问题及改进思路
    当前,大量的水利工程正在加紧建设,具有调蓄能力的大部分大中型水库尚未建成,贵州水利存在如下几个方面的突出问题。
    一是生态环境压力持续加大,水土流失与石漠化问题突出,水污染形势严峻。全省水土流失面积4.88万平方公里,占全省国土面积27.2%。
    二是水资源调配能力弱,城乡供水保障程度低,骨干水源工程缺乏,城镇供水保障程度不高,抵御干旱灾害能力弱。
    三是农田水利设施薄弱,现代农业发展基础差。全省农田有效灌溉面积仅占耕地面积的34.25%,耕地灌溉率低,农业灌溉用水粗放。
    四是防洪减灾体系不完善,抵御水旱灾害能力弱。全省仍有26%的县级及以上城市防洪不达标,乡镇所在地防洪达标率更低。
    五是行业能力薄弱,监测管理能力亟待提升。
    新时期贵州水利发展需基于生态优先的理念,坚持“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水利工作方针,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以“碧水工程”为抓手,统筹做好“多蓄水、供好水、治污水、防洪水、节约水”五水文章,加快实现从水资源开发利用为主向开发利用与节约保护并重的转变,从注重供给侧管理向供需相平衡的转变,从控制洪水向洪水管理的转变,从局部污水治理向构建大区域水系生态健康的转变,从而实现由传统水利向绿色水利的转型发展。
    坚持人水和谐、绿色发展。牢固树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大力弘扬“天人合一”“知行合一”的贵州人文精神,尊重自然规律和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充分发挥生态系统的自我修复能力,以水定需、量水而行、因水制宜、因水生景,推进经济社会发展与水资源水环境承载能力相协调。
    坚持保护为主、合理利用。把生态保护放在优先位置,坚持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合理开发利用水资源,着力破解工程性缺水难题;进一步规范各类涉水的生产建设活动,落实各项监管措施,实现从事后治理向事前保护的转变;维护河湖水生态系统的自然属性,推进生态脆弱河流和区域的水生态修复,合理布局建设水景观。
    坚持统筹兼顾、整体推进。按照确有需要、生态安全、可以持续的要求,科学谋划水利工程建设布局,统筹考虑水的资源功能、环境功能、生态功能、景观功能,合理安排生活、生产和生态用水,协调好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地表水和地下水的关系, 实现水资源的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
    坚持因地制宜、因水制宜。根据所在流域、区域的水资源禀赋、水系特征和水环境条件,结合经济社会发展的空间布局,积极探索绿色水利建设经验,形成各具特色的绿色水利发展模式,辐射带动贵州省水利绿色转型发展。
    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新举措
    提高经济社会发展的供水保障能力。提高供水保障能力是推动水利绿色发展的重要前提,贵州省水利系统要在充分认识和把握水的自然规律的基础上,抓紧实施“十三五”水利发展规划,在完成在建骨干水源工程建设的同时,新开工建设一批大型水库、100座以上中型水库、100座以上小型水库和一批引提调水工程,基本解决工程性缺水难题。加大大中型灌区续建配套和节水改造、小型农田水利建设力度,提高农业用水保障能力。
    优化水资源配置格局。加快推进以县为单位的水资源承载能力预警机制建设,根据各地人口经济与水资源水环境的关系,通盘考虑骨干水源工程布局,科学制定主要江河湖库水量分配和调度方案,促进水资源合理流动和战略调配,初步形成“调配互济、需水保障、节约高效、生态安全”的水资源宏观配置格局。
    落实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作为绿色水利发展的核心,抓紧完善水资源开发利用控制、用水效率控制、水功能区限制纳污“三条红线”指标体系,把覆盖流域和市县两级行政区域的水资源管理控制指标纳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评价体系。
    加快推行节约用水管理制度。建设节水型社会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要把节约用水贯穿于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全过程,实施水资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进一步优化用水结构,转变用水方式。
    落实严格的水资源保护制度。编制水资源保护规划,做好顶层设计。全面贯彻即将出台的《贵州省水资源保护条例》,依法严格监督管理。
    推进水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科学确定维系河流健康的生态流量和湖泊、水库的生态控制水位,保障生态环境用水基本需求,定期开展河湖健康评估。加强对重要生态保护区、水源涵养区、江河源头区和各类湿地的保护,推进生态脆弱水系水域的生态修复。要着力控制和改善贵州省“八大水系”的水环境质量,加大乌江、赤水河、清水江、南明河等重点流域的水生态治理力度。
    强化水利工程建设过程中的生态保护。要高度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维护河湖水系生态安全。在河湖水系整治中,要处理好防洪除涝与生态保护的关系,科学编制河湖治理、岸线利用与保护规划,合理确定规划治导线,积极采用生物缓冲带、人工湿地和生物护岸护坡技术。要切实加强涉河湖建设项目的管理,最大程度地降低对河道水生态环境的影响。
    着力完善有利于水利绿色发展的体制机制。积极争取各级政府加强对绿色水利转型发展工作的组织领导,凝聚共识形成工作合力,强化水资源统一管理,推进和完善城乡水务一体化建设。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绿色水利建设。建立和完善水价形成机制,积极培育水资源的资本化进程。进一步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大力推进城镇居民用水阶梯价格制度、非居民用水超计划超定额累进加价制度。
    广泛开展绿色水文化宣传教育。开展绿色水文化宣传教育,提升公众对于绿色水利的认知度和认同感,是绿色水利建设的重要内容。要大力倡导先进的水系水域生态伦理价值观。
    大力推进河长制。充分贯彻落实好“河长制”,强化部门联动,加大执法力度。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要按照河长制工作方案和有关涉水规划目标和任务要求,通过党政重视、党群共治,责任层层落实,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总体目标。
文章作者:贵州省水利厅党组书记、厅长 王扬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