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江视点 > 大江纵论

全面加强预防保护 促进长江源头生态修复

长江源区是地处青藏高原腹地,被誉为“中华水塔”“高寒生物自然种质资源库”。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自然资源、重要的生态功能使其成为我国青藏高原生态安全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维系着长江乃至全国水安全、生态安全命脉。自20世纪末,随着全球气候变暖,人口增加和人类生产建设活动的加剧,长江源区生态环境恶化趋势不断加剧,引起了国家和社会的高度关注。

2016年8月,长江委组成联合调研组,深入青海省玉树州玉树市、称多县、治多县开展了长江源区水土保持调研,初步摸清了长江源区水土流失变化趋势和水土保持工作现状,分析存在的主要问题,研究提出了加强长江源区水土保持生态建设、维护长江源区生态安全的对策。

 

长江源区水土流失概况

 

 

 

 

本次长江源区调研范围为巴塘河口以上为界,涉及青海省玉树州的玉树、称多、杂多、曲麻莱、治多,海西州的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等6县(市),面积14.02万平方公里。

源区水土流失类型多样,具有显著的区域性特征。据2011年第一次全国水利普查成果,区内水土流失总面积62397平方公里,占土地面积的44.51%。其中水蚀2436平方公里,占土地总面积的1.74%,主要分布在东南部海拔4000米以下山地河谷地带;风蚀20209平方公里,占土地总面积的14.42%,主要分布在中部和西北部高寒草甸草场和高寒草原草场;冻融侵蚀39752平方公里,占土地总面积的28.36%,主要分布在海拔4500米以上高原高寒地区。长江源区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系统脆弱是导致水土流失潜在因素和主要原因,长期超载放牧、乱垦滥挖、生产建设项目等人为活动是水土流失加剧的根本原因。

 

长江源区水土保持预防保护现状

 

 

 

 

进入21世纪后,长江源区水土保持预防保护工程、生态修复示范区建设、小流域综合治理工程等项目相继在长江源区全面实施,工程建设主要内容包括水土保持宣传、配套法规体系建设、监督执法体系建设、人为水土流失调查、水土流失监测、植被恢复试点工程、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等,工程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截至2015年,长江源区6县(市)均成立了水土保持监督管理机构,出台了地方水土保持配套法规和制度,开展了人为水土流失调查和水土保持监督检查,建立了退牧还草恢复植被试验示范区,实施了称多县孔雀沟小流域综合治理工程,完成了水土流失治理面积58.5平方公里,生态修复面积17182.5平方公里。

国家高度重视三江源区生态保护和建设,实施了以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为龙头的多项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采取政府统一领导,统一规划,各部部门分工负责,项目投资按国家原有资金渠道不变的建设管理机制,初步形成了多部门协作开展生态建设的格局,大大加快了长江源区的水土流失防治和生态建设步伐。

经过二十多年坚持不懈地努力,长江源区水土保持的组织领导体系,配套法规制度建设、监督管理、重点工程建设和水土保持监测等从无到有、不断完善,水土保持生态建设成效明显,为今后长江源区水土保持不断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调研组在玉树市、称多县、治多县调研发现,城镇周边和干线公路两侧实施了水土保持预防保护工程和生态保护工程的重点区域,通过人工草地建设、封禁轮牧、退牧还草等措施,天然草地放牧压力有所减轻,草地覆盖度增加,草地水土保持功能得到了巩固,水土流失恶化趋势得到了初步遏制,生态环境总体呈现好转趋势。

据长江源区生态修复工程监测资料,经过3-5年封禁,草地覆盖度由20%-30%提高到50%-60%,单位面积产草量及可食性分别增加30%和15%,土壤涵养水源能力提高,水土流失明显减轻。此外,水土保持生态建设工程和有关国家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实施后,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得到了明显改善,保护草场的积极性逐渐增强。

 

长江源区水土保持存在的主要问题

 

 

 

 

据第一次全国水利普查与第二次全国水土流失遥感调查成果对比,长江源区水土流失面积增加了16068平方公里,增幅36.68%,其中水蚀增加512平方公里,增幅26.61%;风蚀增加14992平方公里,增幅287.37%;冻融侵蚀增加564平方公里,增幅1.44%。结果表明,长江源区水土流失加剧趋势尚未得到遏制,一方面人为活动造成了水蚀、风蚀面积仍然在扩大,另一方面有关生态建设工程虽然减轻了原有水土流失强度,但达到无明显流失强度还需要一个长期缓慢的过程,水土流失防治是一项长期而艰巨任务。

生态保护与民生改善、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矛盾仍然突出。长期超载放牧和滥挖药材是导致生态系统退化的主要因素,其根源是群众生活贫困、劳动技能匮乏和传统观念影响。一是生态保护与群众经济收入增长缓慢的矛盾尚未有效解决。二是生态保护与传统生产生活方式矛盾尚未有效解决。三是在生态脆弱区的一些低等级公路和移民定居点等建设项目,没有及时采取草皮移植和弃土弃渣防护等水土保持措施,造成人为水土流失现象时有发生。四是生态文明意识尚未深入牧区群众心中。

人为因素造成草场退化现象没有得到根本遏制。超载放牧、鼠害虫害猖獗、乱挖滥采等造成草场退化现象仍然普遍存在。据调查,长江源头区70%以上的草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化,中度以上退化草场面积占可利用草场面积的58%,其中“黑土滩”(草地退化变成了裸地)面积占可利用草地总面积的15%。农户大规模修建网围栏限制了野生动物和草原鼠类天敌的活动,加上人工防治鼠害虫害难度较大,草原鼠害虫害十分严重。

现有水土保持工作尚不能满足生态保护的实际需要。长江源区水土流失类型复杂多样,防治难度大,投入标准高,水土流失加剧趋势尚未得到有效控制。一是水土保持投入不足。“十二五”期间,长江源区水利部门投入水土保持专项资金仅815万元,防治水土流失面积1258.5平方公里,以封禁管护面积为主。水土保持措施成本高,如山坡种植云杉每公顷投入达75万元,是内地同类措施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与源区退牧还草、退化草场治理等生态项目的国家投入相比,水土保持项目国家投入严重不足。二是机构人员力量不能满足工作需求。各县(市)普遍存在人员数量不足、专业人员匮乏、装备简陋、管理能力不强等问题。三是水土保持机制有待创新和完善。地方政府水土保持目标责任制和考核奖惩制度的顶层设计需要完善,有关水土保持法、草原法等法规制度有待进一步落实,现有相关生态建设项目统筹协调机制有待完善。

水土保持监测和科技支撑能力与实际需求还有较大差距。长江源区水土保持监测和科研工作起步晚、基础薄弱、缺少稳定的专项经费来源、科技支撑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县级水土保持监测机构尚未建立,已建成的2个监测站点正常运行困难,缺乏专业监测人员,水土保持监测成果质量有待提高。针对长江源区冻融侵蚀和风蚀、水蚀交错区水土保持防治措施系统性研究不够深入,水土保持科研、试验示范和技术推广等科技支撑体系还不够健全,科技支撑能力亟需增强。

 

加强长江源区水土保持预防保护的对策

 

 

 

 

以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为引领,做好水土保持顶层设计。当前,国家有关部门和长江源区地方各级政府正在积极落实《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中确定工作目标和试点任务,为推进长江源区水土保持生态建设迎来了难得的机遇。搞好长江源区水土保持,关键是要制定出目标明确、路径清晰的顶层设计,全方位地指导水土保持工作有序开展。在工作目标上,要结合《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提出的“整体恢复、全面好转、生态健康、功能稳定”目标,将有效遏制水土流失加剧趋势,力争实现水土流失面积由增到减作为近期水土保持工作目标。在重点任务上,以加强长江源区国家级水土保持重点预防区的监督管理为中心,抓好地方配套法规体系、监督执法体系、监测体系等重点工作,全面提升各级水土保持部门监督管理能力和水平。在工作思路上,坚持预防为主、保护优先,全面实施封育管护,促进生态自然修复;坚持以人为本,人与自然和谐,将生态保护与改善群众生产生活条件、促进群众脱贫致富有机结合;坚持创新水土保持体制机制,探索建立水土保持生态补偿机制、水土保持社会化管理机制、水土保持监测预警机制和信息公告机制等,促进水土保持预防保护工作迈上新台阶。

全面加强水土保持预防保护,促进生态自然恢复。全面加强水土保持预防保护,最大限度地减轻生产建设活动对生态系统干扰和破坏,充分发挥生态系统自我修复能力,是加快长江源区水土保持生态建设步伐的必由之路。一是依法行政,加强监督管理。完善国家级水土保持重点预防区管理的地方配套法规制度,划定水土保持生态保护红线,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建立多部门生态保护联席会议及联合检查制度,用完善的制度来保障各项预防保护措施的落实。二是因地制宜,实施分区防治策略。对现有经济条件和技术水平难以开展大规模治理的冻融侵蚀区,主要采取监测措施;对人为活动较少的高寒草甸草场、高寒草原草场、高寒荒漠草场风蚀区,主要采取轮休轮牧,依靠自然修复恢复草场植被;对分布在城镇周边人为活动频繁、水土流失危害严重的风蚀和水蚀交错区,是预防保护的重点区域,开展以小流域为单元的综合治理,建立水土流失综合防治体系。三是坚持以人为本,加快群众脱贫致富的步伐。在各级政府的组织领导下,加大牧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力度,建立高产优质人工草地、饲草料储备基地,着力推动区域舍饲养畜的发展,破解群众冬季牧草不足制约牧业发展的瓶颈。通过对口扶贫和协作等形式,兴建一批畜产品生产龙头企业,建立畜牧养殖基地,形成市场牵龙头、龙头带基地、基地带农牧户的产业化模式,增加当地牧民就业机会,促进群众经济收入稳定提高。四是普及科技知识,增强群众劳动技能。

创新体制机制,保障各项预防保护措施的落实。一是加强长江源区基层水土保持机构和队伍建设,充实水土保持专业技术人员,加快培养一支素质过硬、能够胜任长江源区水土保持工作的基层水土保持队伍。二是加大水土保持投入力度。建立以国家投入为主的水土保持投资保障机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继续实施长江源头区水土保持预防保护工程。在各级政府的统筹协调下,加强现有生态建设项目整合实施,按照统一规划、统一建设标准、统一管理要求,形成共抓生态大保护的合力。落实和完善生态补偿制度,制定有关优惠政策和激励机制,调动全社会投入水土保持生态建设的积极性。三是创新水土保持体制机制。结合当前国务院“放管服”改革工作要求,制定出台省级水土保持监督管理和重点工程建设管理的管理办法和实施细则,明确市级、县级管理部门的工作职责和要求,指导市级、县级水土保持主管部门有效地履行工作职责,保证审批权下放后基层接得住、管得好。做好与国家生态公园体制试点的衔接工作,充实水土保持机构和队伍,积极依法履行水土保持工作职责,探索创新水土保持社会化管理工作机制,为全面推进水土保持社会化管理工作积累宝贵的经验。四是加大水土保持宣传教育,营造全社会关心和支持水土保持的良好氛围。

增强监测和科技支撑能力,提高水土保持预防保护科技水平。建立健全地方水土保持监测机构,配备专业监测人员、监测设施和设备,落实监测工作经费,完善内部管理制度,组织开展辖区内水土流失动态变化、水土保持预防保护成效等监测工作,定期公告长江源区水土流失动态变化情况,为长江源区水土保持监督管理和科学决策提供实时监测信息。根据长江源区水土保持的实际需要,有针对性开展长江源区水土流失规律、防治技术、监测技术等科学研究工作,在长江源区水土流失规律和实用防治技术方面取得一批有指导价值的研究成果。加快建成长江源头区国家级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搭建水土流失科技成果交流和推广平台,为长江源区水土保持预防保护新发展提供科技支撑。

 

文章作者:长江委长江源区水土保持预防保护情况调研组责任编辑:yangyf